滿庭芳小說 > 福氣愛很大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72 頁

 

  如果我是寫鄉土劇的作者,我想寫個男主角是高雄內衣大王,某天心血來潮親自上陣,在六合夜市遇到了賣波霸奶茶的女主角,替她量身、試穿、撥胸……還幫忙除腋毛、修比基尼毛,這樣是不是很香艷、很刺激呀?觀眾朋友們也不用太期待,傳說總有一天會成真的,等我從愛情小說界退休就行了。

  第一封信是那么的驚喜,收到又感激又感動,還會努力的盡快回信,以免讀者大人久等。

  第二封信卻變成了負擔,因為我又自閉又害羞,不知跟陌生人該說什么,要是不回信就覺得愧疚,要是回信就得改掉我的懶病,那是絕絕對對不可能的呀!

  結論:不管是E-mail或實體信,麻煩給我第一封信就好了,因為我懶得對計算機打字,懶得貼郵票,還要去郵局,只好拜托大家放過我了!說得好像很多人寫信給我似的,其實一年也只有幾封而已,但我還是很懶惰又很愧疚,所以在此寫下悔過書,希望沒得到回信的讀者大人們原諒我吧~~

  夢里出現的人,醒來時就該去見他,生活就是那么簡單。

  某天在網絡上看到這句話,說是出自電影“新橋戀人”,這部電影我看過,以巴黎為背景(又是巴黎,可怕又可愛的巴黎),塞納-馬恩省河上有座橋就叫新橋,看這部電影已經是N年前的事,在我模糊印象中不記得有這句話。

  總之這句話劈中了我的心,因為這些年我常夢到一個人,一個沒有希望相戀的人,夢中卻是戀人的狀態,醒來后并不覺得失落,只是奇怪,這么久了怎么我還會夢見他?

  要去見他嗎?生活沒有那么簡單,因為他不想見我。

  于是我繼續生活,繼續夢見他,偶爾想一想過去,就這樣度過我的中年,希望老年不會也一樣。

  咻的一下,又快要過農歷年了,我對農歷年的印象就是臺北那無情的雨,冷冷濕濕地下不完,還有冰箱里好幾天都吃不完的年夜飯。希望我爸媽回鄉下去住個十天半個月,留下我跟貓狗在家相依為命。由于自閉和憂郁的癥狀,孤僻的阿婆喜歡一個人在家,外面是雨,里面是我,整個世界與我無關。

  我是一個自由的人,何時吃飯、何時睡覺、何時工作、何時玩耍都隨自己的意,有時都覺得自己很夸張,就像在生活中漂流似的,無邊無涯,隨心所欲。除了爸媽和貓狗之外,基本上我沒有什么牽絆,沒有人牽著我的手,沒有人需要我配合時間,拍下再有趣的照片也沒有人分享。

  我想人生是公平的,我享受了自由,我也接受了寂寞,不過我還有點特別的好處,就是我可以寫,寫出快樂的悲傷的矛盾的心情,寫完了還可以換錢來花花,所以說命運對我不薄,我深深感謝這份禮物。

  身為一個資深的阿婆(三十歲就成了阿婆,以后只好變人瑞了不免要在過年時嘮叨幾句,親愛的讀者好友們,看書再多、上網再久,都無法取代真正的生活(其實也是說給我自己聽的),無論你決定單身還是找個伴,希望都是你從心而發、自得其樂的生活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書頁 返回目錄 下載本書
真实的全民赢话费捕鱼